首页 > 综合新闻 > 正文

冤假错案防范纠正机制逐步完善

日期:2019-03-18 14:57:02    来源: 中国廉政网

       2019年3月12日,最高人民法院院长周强、最高人民检察院检察长张军分别向第十三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作了2018年工作报告。与往年工作报告有明显不同的是,今年的两高报告更?#26377;?#23454;、平实、务实,不回避矛盾,不夸大成绩,既突出了司法为民这条主线,表明了法、检机关维护社会公平正义的决心,又表达了与时俱进这一精神,传递了全社会一道建设法治中国的信心。

       因为笔者特别关注司法机关冤假错案的防范与治理,而且也亲身经历过多起非常重大的冤假错案,所以对两高工作报告中相关部分非常关注。笔者注意到,周强院长在工作报告中提到了“加强人权司法保障”,其中提及了人民法院完善冤假错案防范纠正机制,严格落实非法证据排除规则,依法纠正“五周杀人案”等重大冤错案件10件,通过依法改判,还?#31508;?#20154;以清白,彰显了司法机关重塑司法公信力、纠正冤假错案的坚定决心,以?#26696;?#20110;直面错案疑案的坚定立场。

       笔者认为,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冤假错案防范与治理的态度和决心是非常明显的。冤假错案的防范与治理是党中央部署的重大政治任务,是?#24179;?#20381;法治国进程的必不可缺的一环。周强院长的工作报告表明,2019年最高人民法院将继续坚持把党的绝对领?#21450;?#22312;首位,坚持以人民为中心,坚持严格公正司法,努力满足人民群众司法需求,不断完善冤假错案防范纠正机制等,努力让人民群众在每一个司法案件中感受到公平正义。周强院长的工作报告不回避社会质疑,反思自身建设态度诚恳、积极,更是对司法以人民为中心这一理念的坚持与践行。2018年,最高人民法院着力推动完善冤假错案防范纠正机制,各级法院按照审判监督程序再审改判刑事案件1821件,其中依法纠正重大冤错案件10件。难?#30452;?#20140;团的李丰代表感叹:“让人民群众在每一个司法案件中感受到公平正义,对错案发现一起、纠正一起,让正义最终得以实现,以纠正错案推动法治进步。

       原最高人民法院副院长沈德咏曾经对冤假错案痛心疾首:“相继出现的刑事冤假错案给人民法院带来了前所未有的挑战,如不妥为应对,将严重制约刑事审判工作的发展,已经到了必须下决心的时候”,“防范冤假错案的发生是我们守护司法公平正义的末端,我们必须采取强有力的措施将冤假错案堵在司法审判的大门之外,给?#22330;?#32473;人民、给宪法和法律一个交代”。冤假错案并不是当今中国单独所有,古今中外都有发生。在中国二千多年的封建专制社会里不知发生了多少冤假错案,而且绝大部分最终是冤沉海底,得不到平反昭雪。这些有据可查的案件散见于《后汉书》、《三国志》、《?#31508;貳?#31561;正史中。司法制度比较健全的西方社会同样充斥冤假错案,连美国政府自己也承认自1973年至2003年这三十年间认定200多名囚犯有冤屈,比较突出的案例如在上一世纪60年代,美国人罗伯特在警方的刑讯逼供下被迫承认犯有抢劫罪,由此无辜蒙冤坐牢整整42年,直到2004年才被无罪释放。综上,我们应当清楚认识,冤假错案是在我国法律制度不断完善中出现的问题,目前甚?#20004;?#26469;仍然不可避免。

       笔者认为,“有罪推定”是当前造成我国冤假错案产生的主要原因。所谓“有罪推定”,是指在未经司法机关最?#24352;?#20915;有罪之前,有关人员即对犯罪嫌疑人或被告人形成有罪的判断,并以有罪为目标展开一系列的侦查、起诉及审判等带有浓厚主观色彩的诉讼行为,主要表现为刑讯逼供、疑罪从有以及不能有效排除合理怀疑等方面。这是一种非常错误的诉?#29616;?#23548;思想,它使有关人员忽略客观存在的事实,只重视对嫌疑人有罪的证据,不注重排除合理怀疑,有时甚至对与有罪证据存在本质冲突的确凿证据都有意无意地忽视掉。

       如湖北佘祥林1998年以故意杀人罪被荆门市中级人民法院?#20889;?#26377;期徒刑15年,由于2005年“被杀害的妻子”突然?#30001;?#19996;回到老家,而结束了近11年的牢狱生活;河南农民赵作海2002年被商丘市中级人民法院以故意杀人罪?#20889;?#27515;刑缓期2年执行,?#31508;?#20154;在被关押11年之后,由于被害人的出现而无罪释放等等。这些冤假错案基本上都有一个通病,对与定罪存在的矛盾证据置若罔闻,嫌疑人的多次翻供、上诉或申诉都无济于事,直到案件的被杀害人重新出现或所谓受害人良心发现,?#31508;?#20154;才得以昭雪,其根源就在于办案人员?#28909;?#20026;主的“有罪推定”理念。

       要防治冤假错案,就必须彻底改变司法工作人员的“有罪推定”理念以及在该理念下形成的工作方式方法。在这一过程中,检察机关是最有可为的。检察机关作为国家宪法规定的法律监督机关,有责任也有义务对公安机关和国家监察委移送审查起诉的刑事案件进行?#38382;?#21644;实质上的审查。所以,消除有罪推定理念,首先要从检察机关和检察队伍做起。负责刑事案件审查起诉的检察官,必须是一个无罪推定主义者。在笔者这两年经历的一起案件中,亲眼见证了检察机关践行无罪推定理念的重大变化。山东东营某民营企业董事长被公安机关以涉?#21448;?#21153;?#32456;?#32618;逮捕,并很快移送审查起诉。检察机关认真把关,坚?#27835;?#32618;推定,在认定公安机关证据不足的情况下,?#32676;?#20004;次依法退回公安机关补充侦查,该案最终被检察机关以证据不足为由决定依法撤销案件。这件事情在当地影响很大,许多企?#23548;?#37117;为检察机关这一决定拍手称快。为什么呢?因为职务?#32456;?#21644;挪用?#24335;?#36825;两个罪近年来有点儿像专门为企业主们量身定制的一样,不管你是全国人大代表也好,全国劳动模范也好,三八红旗手也好,全国道德模范人物也好,只要涉嫌这两个罪名,基本上是洗冤无望。所以民营企?#23548;?#20204;对这两个罪名是谈虎色变,生怕自己经营中的不规范之处被司法机关用刑事手段来评价和处罚。

       窥一斑而知全豹,对于治理冤假错案,只要中央出手,司法部门坚决认真贯彻落实,笔者还是非常有信心的。

       (姜振东)

 
【责任编辑:李伟】
 

上一篇:中石化中原管具公司: 多措并举提高经济运行质量
下一篇:厦门开展主体责任落实情况检查 无需准备迎检资料
返回顶部
深圳风采开奖记录